您好!欢迎您光临大山 我的家_【鹤舞昭通演艺网】!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大山 我的家
大山 我的家
发表日期:2005/11/28 2:23:00 出处:未知 作者:清风竹语*编辑制作:勿忘我 发布人:kzkt5598 已被访问 355


 
大山 我的家
 
   
 
 
作者:清风竹语404621179
          

    闲暇时翻看贾平凹先生的商州系列散文,看着看着,我被平凹先生领进了那巍峨的大山,走进了那淳朴的土屋。
    我看到了“那光着脊背,以排山倒海之势在放排的汉子;一泻如少女黑发的丹江,婀娜如西施的柳腰;那山路边的一座小酒馆,那与狼虫为伴的一家三口。”这些无不让我感到山的淳朴,山的沉稳,山的博大,山的娟秀,山的灵气。就连村民偶尔的群斗,也让我感到一种悲壮,一种气吞山河的气势, 一种原始的纯真!
    我也看到了“ 一群老人靠在南墙根下,他们‘一’字排开,在温暖的午后捉虱子,还相互比赛谁的虱子大;村里的两大姓展开武斗,即使平日最要好的老哥们,也自觉拿起撅头反目成仇;一年只有三个月吃上包谷糊,其余的时间均以土豆,南瓜充饥。把如拳头大的土豆炖了吃,煮了吃,熬了吃,蒸了吃.....” 这些生活和现代文明相去甚远。可在作者笔下,却充满了灵性。一草一木,一虫一鸟都是他的最亲! 
    我还看到了作者和大山母子般的依恋!养育了他的是那杂乱的山,丑陋的石,还有那贫瘠的土,清澈的水,那水下机灵的鱼儿是他儿时的玩伴,更有那笨笨的螃蟹!
    这不正是我日思夜想的家园吗?

 


    背上行囊,带着儿子,从西安出发,往东南走大概三十公里,到了蓝田县城。下了车,坐上一辆开往商洛的长途客车。汽车接着往东南方向进发,出县城不远,看到一溜长约一千米的塬。塬不很高,也就一二百米的样子。绿色的植被间有裸露的土层,光秃秃的像起了白斑。
    司机告诉我,那是白鹿塬。白鹿原?陈忠实笔下那千灵万秀的白鹿原?汽车匆匆前行,只见一片片的梯田,被浅浅的草儿覆盖着,退耕还林,被挖掉的草木才又生长起来。我有些怀疑司机的话,因为我怎么看这段塬也不像白鹿的样子,更别提有灵性的白鹿出现了!
    空气越来越清新,树木越来越绿,像要滴出油,树儿摇曳着。我任呼呼的风吹乱长长的头发,心也随着长发飘飞起来。汽车飞快,大约四十分钟行程,我们到了秦岭脚下。抬头看天上的白云,她与山腰在亲吻。儿子激动地问:“这山有多高,有多长?”望望云雾迷蒙的远方,此去路有多险,道有多长,我无从知道。远看秦岭,他像那天上的银河,无情地把陕西隔开,使得陕北和陕南犹如牛郎织女般相思苦恋。汽车一头钻进秦岭山脉。312国道依河道而修,长蛇般弯弯曲曲直通洛南。一个又一个隧道扑面而来,轰隆隆的声响像打雷。道路一面是深深的河道,另一面是陡峭的大山。山上的石头好象随时要落下来,惊得行人大呼小叫。早就听人说起过秦岭的险要和高峻,可这312国道并不过分,司机告诉大家,这是新修的路,是连接南北的一条主要干道。
    在无尽的绿色中,我们渐渐进入秦岭的深处。
    不知行了多久,到了王顺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出路口。同行的人说再几十里就到商州县城了。听到“县城”这个词,我好象立刻闻到一股熟悉的汽油味,听到了热闹的喇叭声,和满大街的叫卖声。问同车的人:“这儿有可看的景点吗?”他说去牧户观吧!绿色逐渐的看累了双眼时,我下了车,到了国道边的一个小镇子--牧户观。
我们风尘仆仆地走向那山里的小村庄。


    我渐进村庄,村头的一座高大的木制门楼映入我的眼帘。门楼上贴着对联“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。”这不正是韩愈的诗句吗?细读这两句诗,我仿佛看到韩愈风尘满面站在我的面前,忧愤地诉说他难以实现的壮志。
    背着偌大的背包,顶着满身的灰尘,我从这道门匾下走了进去。两边是高高的山,镇子依河道而建,一条清澈的小河从家家门前流过,两边是苍翠欲滴的树木和花草。平日里走路像一阵风的我只觉自己走得太慢。儿子不停地喊累。问河里一个戏水的孩子,哪里可以住,她说她家就可以。
    几户人家临河背山而建,一溜的新房,墙上贴的白瓷板亮晃晃的。家家门前挂着两个大红灯笼,水泥铺就的路面干干净净。
    到了地方,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迎了出来。她嘴里喊着:“来了,快歇歇!”一边麻利地卸下我的背包,一边递过来一张干干净净的藤椅.我细细打量这几间屋子,一尘不染。一个黑漆油亮的板柜装满了黄豆 .柜子上面斜靠着几张镶着照片的镜框.后窗外是几十米高的山,门前是潺潺的流水.几大筐新出的土豆泡在门前的小河里。我顾不得疲劳,脱掉鞋,从门口的台阶上踏进了清清的河里。
    等我上岸,大嫂已做好了饭。她热情地说:“我给你盛饭去!"我连忙挡住她,“不麻烦不麻烦 !一会到镇子去吃”可她根本不听,一阵风似地去厨房了.她很快出来,端着一碗炖南瓜。我说:“不饿不饿.”儿子一看是炖南瓜,高兴地说:“我最爱吃南瓜了,我妈老不给我做.”大嫂拍拍他的头,高兴地说“小家伙,今儿要让你吃个饱.”大嫂的儿子很懂事,他迅速端了一大碗出来.盛得满满的,中间堆成个圆锥形.我急忙说:“太多了太多了,他吃不了的.”可大嫂大声说:“吃不完剩着!”儿子端过碗狼吞虎咽.我只好接过碗坐下.大嫂不停地说:“多吃点!”.没有等我吃完这碗饭,大嫂就要给我再盛.我连忙说::“下顿 !下顿我一定吃两大碗,好不好?”大嫂说:“那也行 !真饱了?”我笑着说:“哎呀,好嫂子 ,你要撑死我,下顿想吃也没人了!”大嫂早给我儿子盛上了第二碗,他低着头吃得满头大汗.看他吃得越来越慢,我笑了:“吃不完了吧?”他拍拍挺起的肚皮:“总算吃饱了!”我大笑.“儿子,难道老妈平时没给你吃饱过?”大嫂开心地大笑:“小伙子,不回去了.在这住下来.大妈天天给你做你爱吃的南瓜.”  
   大嫂麻利地收拾好桌椅,又问我们下顿想吃什么.儿子不客气地问:“有什么嘛?”大嫂说;“洋芋疙瘩,豆角闷饭,土豆糍粑......”儿子急急说:“洋芋洋芋。”第二顿,大嫂端上来两大盘蒸土豆。满满的一大桌菜剩下很多,我说:“嫂子,下顿少做点,我们吃不了那么多的!”可大嫂天天还是做一大桌菜。


    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们住在这个“农家乐”接待户的大嫂家中.她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农村妇女.屋外的河沿上,她种下的红苕花像火一样红.门前的台阶上,门口的石墩上,都是不知名的花儿,红的,黄的,粉的,白的,还有好多我不认识的绿草.盆儿,罐儿,连那些包装用的塑料泡沫板,也成了花盆.洗手台的两边,竟然有两盒装方便面的纸碗,也栽着两株开的正艳的夜来香.
     大嫂的丈夫大哥是个瘦小的农民.他很健谈.他说自己身体不好,不能出去打工,就在家办个小杂货店.小小的店里东西很少,只有常用的几样盐酱醋什么的,最多的是挂面,很高的一摞.听说他年轻时很爱唱戏,经常到附近的村子去"喧荒"(谁家有红白事,请村民自组的乐班去唱戏文,吹唢呐).说着,他不用我们请,清了清嗓子,就唱起来:“麻 婆 娘”
         麻婆娘,婆娘麻,骂走妈,骂走大。
         男人女人说句话,就说她俩有麻达。
         动不动,脾气发,就给男人把脸抓。
         又是闹,又是打,哭哭啼啼不活啦。
         棉花包上碰死呀!二两黑糖闹死呀,
         烧酒盅子泡死呀!拨根头发吊死呀。
         男人吓得忙跪下,磕头捣蒜喊亲妈。
         亲笑他,邻笑他,婆娘全是他惯瞎。
     大哥嘶哑的嗓音倒有一种磁性的美.我被他的“麻婆娘”逗得直不起腰来.正在做饭的大嫂笑道:“又胡唱了?别现眼了!”尽管是责备,但语气却透着一股自豪。大哥问:““笑话了?”我笑道:“太有趣了,嫂子绝对不是这样的婆娘吧?”大嫂说:“我是那样的人,还不被他休掉了?”儿子看我大笑不止,也鼓起掌来.喊着再唱一个.大哥就毫不犹豫地又唱起来:
       “莫学辣子红着脸,莫学椒子黑良心。
        要学松柏四季青,终生作个好百姓。”
    唱完了歌,大哥问我:“看到村口的对联了吗:‘云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’,那是韩公贬离长安,到咱们这儿的时候写下的.”
    我知道.韩愈遭贬,愤而离京,车马行至秦岭之巅,此去前途渺茫,壮志未酬,他千种凄凉,万般悲愤,情之所至,留下了千古名句.“韩公就死在咱们这儿了。可惜啊!”说到这,大哥的话慢了下来,“咱们这儿的后生出了好几个有文化的人!这该惦念着韩公的功劳啊!”我思绪万千,在尘世的喧嚣中,沉浸在情感的旋涡里,把自己的喜怒哀乐无限制放大.官场上的尔虞我诈,虚伪的嘴脸我早已看够了.韩公啊,韩公,你是个怎样的人呢?
    远古的时代已经过去。眼前,清清的溪水从人迹罕至的山顶发源而来,流经这浅浅的小河.村里那带着文明气息的房子也让人感到纯净的明快.一个碾盘静静地躺在后院,记录着昔日的辉煌;一面竹箩挂在屋角的墙上,也落满了灰尘.抬头望,碧绿苍翠的山腰有几朵白色的大花,那是一个老农在赶着山羊.就连偶尔开过的农用车,似乎也怕扰了大山的梦,压低了“突突”的喉咙.
    大嫂在西安上大学的儿子正休假在家,这是个腼腆的小伙子,白白净净。我问喜欢家还是西安。他说当然是家里空气好,但西安也热闹啊。
    小伙子像他母亲一样利索干净。交谈中,我了解到,这儿原是个贫困村.98年政府拨款,村民集资,使他们从山顶移民下来。并且帮他们修了水泥路,注册了好多家“农家乐”接待户.现在村里男劳大都出去打工,妇女在家抚弄每人分的二分田.日子过的也算温饱了.我换上大嫂洗得发白的布鞋,跟着小伙子向最高的山头爬去.气喘吁吁地到达山顶.儿子忽然喊到:“怎么那边的山比这边还高?”“哈哈,让哥哥给你讲讲这个道理!”“这就叫这山看着那山高!”.儿子兴致勃勃,继而要爬那更高的山.我趁机说,儿子,在学习上更要如此啊!
    回到家中,一大盆洋芋粉凉鱼摆在桌上。油汪汪的油泼辣子漂了一层。绿绿的山野菜,脆脆的凉拌黄瓜,又饿又渴的我们狼吞虎咽地吃掉了一大盆。
    晚上,虫鸣蛙叫此起彼伏,蛐蛐不知疲倦的唱着.大嫂为我们准备的房间干燥而整洁.一会,刷刷的雨声响起。不大工夫,像有千军万马而至,我不由得裹紧了床单。大嫂轻轻敲了敲门,说:“安心睡吧,雨不大,那是雨打在树林里的响声。”哦,原来如此。大嫂真是个细心的人啊!
    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,按说好的房费,饭费每人每天只收20元钱。大嫂从自家的地里挖了一大袋带着湿润泥土的土豆,又给我们摘了半筐青翠的豆角,每斤只收了三角钱。我说:“收太少了吧?”大哥随口道:“钱财如粪土,仁义值千金。”他儿子接道 :“诚信是根本,为人莫欺心。”我很惊异与他们一家的说话。大哥嘿嘿一笑:“沾了韩公的光啊!”大嫂说:“别听他胡说!小孩子都能说上这几句的!”
    送我们离开的时候,大嫂一再叮咛:“以后再来!”是的,我还会来,还住在大嫂家,还要来看看韩公祠,湘子庙。
    再见,我的大哥大嫂; 再见,我的大山;再见,我亲爱的家园!

 
 

 





 
 

点击下文:

 我们永远是朋友

 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篇文章:情 爱

下篇文章:我们永远是朋友
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【鹤舞昭通演艺网】(二站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13097455598 联系人:网站制作:狂笑风云 QQ:370002986 群号:15726795 8507695

琼icp备09005167